大晚上,女同学满脸通红的发来视频...

10-12 11:40 首页 eee969


第一章:艺校潜规则


网上经常火的那些艺校女生自拍门什么的,简直弱爆了。

作为一个艺术学院导演系的学生,这些年我见识了太多见不得人的猫腻。

先跟大家说几个牛逼点的,让大家刺激一下。

表演系有个女同学,刚开学的时候很穷酸,可军训还没结束,突然花钱大手大脚的,连玫瑰金都拿上了,说是被影视公司签上了,但谁也没见过她经纪人。

后来一次联谊会,我和我兄弟王晓华碰到了她,两个人目光躲躲闪闪的,好像有什么内情,我这兄弟是个富二代,我就问他,是不是你前女友?他摸了摸鼻子,有些尴尬的跟我说了两个字,,艹过,感情这女的之前在学校旁边夜总会做兼职。

我女朋友寝室里,也有个奇葩女,长的不错人却挺嚣张,经常跟人说自己学校有关系,后来没到三个月退学了,好像是因为勾搭系主任,视频被人家发网上了,X大女生艳Z门,就是这么来的,说多了也不合适,你们自己百度吧!

其实这些都还不算啥,还有更牛逼的,我女朋她们隔壁寝室有个女的,在网上聊天室跳那种舞,一个小时礼物就刷了好几万,后来聊天室流量下降了,她又拉着室友一起表演蕾丝,两个女生抱着一块弄,那场面听着都流口水。

说到我女友,我就想起来我们认识时候的场景,回想起来,也是溜到飞起,我是把她从一个戏托手上赢回来的。

那时候还在军训,累了一天的我准备回寝室休息,却硬是被晓华拉着说带我去找点刺激。

军训期间不让学生开车来学校,我们两个徒步走了半个多小时,他带着我跑到了一家特高档的酒吧。

一进门那各种各样的灯光差点没把我眼睛闪瞎,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适应,我从小没去缺过钱,但家里管得严,酒吧这种地方,还真的是第一次来。

我还没适应,旁边晓华就嗨起来了,我有些无语的问他这有啥好玩的,他煞有其事的跟我说,这地是艺大小基地,三教九流的人,都在这边玩,还有很多小妞,好开放的。

左右看了看,确实有不少年轻姑娘在舞池里面扭动着身体,但我觉得,这和嗨完全搭不上边啊!

晓华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你往卡包里面看。

我们晃到了一号卡包的门口,一个带着墨镜的大肥猪,左拥右抱着两个妞,手不断的在人家身上乱摸,对面的座位上,还有两个排队的,一边拍马屁,一边给他喂水果。

没一会,刺激的真来了,他身边的一个妞突然半跪了下去,拉开了他裤子的拉链,然后就凑了上去。

这他妈简直是真人拍片现场啊,我看的正爽呢,啪嚓一下,人家那边把帘子拉上了。

我由不得给晓华竖起了个大拇指,说了声屌。

晓华有些满不在乎的说,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制片人,大把的妞排着队的登着伺候他呢,这算啥啊!

既然说了要带我长见识,我们就顺着往下走,后面几个包间都还算正常,到了第八个包间的时候,我又看见个刺激的,

一个男的和三个女的坐一起呢,帘子半拉着的,天气不热,这三女的衣服穿的却不多,有两个外套已经脱了,还有一个姑娘最劲爆,上半身脱的只剩下一个内衣了。

我捅了捅身边的晓华问,这也是制片人?

晓华冲着那边轻蔑的一笑说,这种哪是制片人啊,在这酒吧里面诱惑女孩子玩“摸摸脱”的,顶多就是个戏托,找机会卡油呢!

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,晓华给我解释道。

摸摸脱,就是用那种特定的筛子玩游戏,上面写着脱衣服,亲一个,之类的,而戏托,那就是更恶劣的东西了,总有一些人,号称自己在某些剧组有关系,或者和哪个导演,编剧是朋友,声称能够让你到某个剧组里面去演戏,所图无非就是两个,要么收钱,要么春风一度。

一般这种戏脱十个有八个都是骗子,还剩下两个就算是真的,也就只能带你进去跑跑龙套,片子真正播出来的时候,有个镜头都不错了,台词就更别说了。

我说这不是赤果果的片子么?晓华无语的笑了笑说,周瑜打黄盖,总有心甘情愿上当的!

看着我有些惆怅的样子,晓华安慰我说没事,我们也开个包间,叫两妞来乐呵乐呵,他请客。

找妞我自然乐意,可我盯着最里面的一个女孩,眼睛就有些不愿意挪窝了。

就是那个只剩下一个内衣的女孩,她身上白白嫩嫩的,脸蛋也是珠圆玉润,对我来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。

就在晓华催着我赶紧撤退的时候,那边的形式又发生了变化,似乎是对面那男的丢筛子都中了个什么,他们三个人都逼着那女孩脱衣服。

她已经只剩下一个内衣了,再脱就真的露了。

那女孩左右到处看,眼神那个哀怨,似乎是在求救,那一瞬间我们对上眼了。

晓华也发现我们两个的不对劲了,他捅了捅我问道,看上了?我点了点头,他非常霸气的说看上了就上去抢过来,一个戏托不算啥,出了事情他帮我扛着。

就算他不说,我也有这个意思,大步走了过去,敲了敲桌子。

那男的抬了下头,用那种看狗一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然后说了声滚。

我强忍住抽他的抽动,装作淡定的说,欺负一个小女生没意思吧!

他翘着二郎腿,有些稀奇的看着我问这年代还有爱多管闲事的,我沉默了下没说话,对面那男的饶有兴趣的跟我说,这样吧,我们两赌一把,玩色子,赢了的话,这姑娘我让你带走,输了你跪下叫三声爷爷,不敢玩趁早滚!

这下不光是我,晓华也忍不住想上去抽他了,不过被我给拦住了,我说行,色子怎么玩?

他说比大小,说着指了指桌子上的色子,我这才发现,他的色子上面,不光写着脱一件之类的,每一面还标记着点数。


第二章:我的第一次


一屁股在那个内衣女孩的身坐下,内衣女孩看见我似乎挺感动的,我说玩色子可以,但是不用你这一副,说着我让服务员重新拿了几个色子过来。

看这家伙身上整整齐齐的,对面的姑娘都有所损失,傻逼都知道是他手上的色子有问题。

我们规定的一颗色子比大小我,大的就赢,大家几乎同时甩动的色盅,他先打开了色子,四点。

猛的打开了色盅,五点,刚好比他大一点,我拉起坐我身边的女孩,就朝着外面走,对面那男的有点坐不住了,大喊一声站住,他说,看的出来你也是艺校的学生,我是陈导的兄弟,得罪了我让你以后都接不到戏曲。

我刚准备回头呛他一句我是导演系的,可就在我身边的晓华提前开口了,他猛的一拍桌子,指着对面那男的的鼻子就开骂,你他妈一个戏托,在这屌什么屌?得罪了我兄弟,我今天让你走不出这酒吧。

也不知道是被晓华的爆发给吓到了,还是被拆穿了戏托的身份有些震慑,那人没有再说话,我拉着内衣女孩就朝着酒吧外面走。

晓华很机智的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没有跟过来。

那女孩有点害羞,脸红红的没说话,好像还挺享受哥的英雄救美,可距离酒吧门口没多久,她突然甩开我的手停住了。

我有些奇怪的回头问她咋了? 不会还想回去被戏托骗吧?

她说她衣服还没拿!

我一想刚才那家伙好事被我给破坏了,现在肯定和恼火的,我们要是这么回去的话,岂不是自投罗网么?想到这里,我脱下外套披到她的身上,然后我们两个就走出了夜总会。

走出了夜总会大门之后,我其实就有些迷茫了,我当时只是看上了这个姑娘,不忍心她被糟蹋了,所以想把她给救出来,但救出来之后具体怎么办我还不知道怎么办。

我有些惆怅的盯着身边的姑娘看了一眼,她的脸色却又刷的一下红了起来。

她声音小的跟蚊子哼哼似的对我说,她叫夏玲玲,艺大表演系的,谢谢我救了她。

我也没处过对象,当时有些蒙逼了,就回了句我叫袁野,艺大导演系的。

也没什么目的,我们两个在街上走,刚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,但不知道怎么的,聊着聊着就熟了,后来她说天色太晚了,学校寝室都关门了,找个宾馆将就一晚上。

我也不差钱,带着她就去了附近最贵的五星级宾馆,开的还是豪华单人间。
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那场面现在要是回忆起来,我真想给自己一耳光,当时还是初哥的我,根本就不知道女孩主动找我开房的含义,也更加不知道,艺大的寝室晚上是不关门的。

不过从那天以后,我们就成为了男女朋友,至于真正的第一次和玲玲干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,那是军训结束后国庆节的事情了。

那天正好是十月三号,本来我和玲玲越好了一起去逛街的,结果她一闺蜜,叫叶芹,非要抓着和玲玲和我们一起去。

老实说,我不是很喜欢整个叫叶芹妞,因为她看起来比?特别正派,有点非主流的意思,也不知道玲玲是怎么和她成为闺蜜的,更何况我和玲玲约好了,要在这一天把对方交给彼此的,自然不想让这家伙来当电灯泡,但玲玲拉不下面子,我也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最后不知道怎么的,还是同意带上她了。

我们吃饭,逛街,看电影,玲玲不是很物质,但是架不住我喜欢,还是给她买了好几件衣服,整个一天都还是蛮开心的,唯一不爽的地方,就是有个电灯泡。

看完电影已经十点多了,本来想找个酒店,开两个单人间的,但因为十一的关系,周围酒店都满了,只剩下一个情侣主题酒店,还有一个蓝色水晶宫的主题房。

三个人,一个房间怎么睡,我瞬间就蒙逼了,小晴也有些犹豫,现在打的回学校也没问题,寝室不会关门,但显然我又要错过这次机会。

尴尬了一会,叶芹开口了,她说要不就一起睡,反正这个是两米多的超大床,我占个边角就行,至于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反正我睡着了什么也不会知道。

我也有些不甘心,再加上玲玲的支持,半推半就的接拿下了这个房间,大家洗了个澡就睡下了,自然是玲玲在中间,叶芹那丫头,还真的只占了床边的一点地方,这让我有些刮目相看。

好不容易等到叶芹那边没动静了,我偷偷的戳了两下身边的玲玲。

她小声对着我问了声干嘛。

我说干你。

她叫我小声点,被让旁边的叶芹听见了,然后说今天不合适,让我换一天,我他妈都忍了这么久了,再等怎么行,顺着她的裤子,就朝着里面摸了进去。

她伸手就过来挡我,奈何哥哥我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傻逼了,来之前,我已经专门到网上查阅了各种资料,这种情况我完全可以轻松应对,另外一只手对着她的腰部就伸了过去,开始挠她的痒痒,她只得放弃抵抗回防。

围魏救赵的我,成功的在她的重要部位外面打转。

玲玲自然是跟我各种求饶,但我又怎么会放过她,到了最后,自然是干柴烈火不可收拾。

毕竟叶芹在屋子里面呢,我们两个也不敢搞出太大的动静,但第一次搞这种事情,身边就多了一个人,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异常的刺激,我想这一辈子,我估计都忘不掉。

被我折腾的见红的玲玲,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催我去给她买女士用品,显然是怕床单上的落红被认出来,想装成大姨妈来了,不过我从叶芹深深的黑眼圈就能够看出来,她的这个动作只怕是多此一举了,只不过玲玲脸皮薄,我也不好揭穿。

第二天早上,我们就回去了,我和玲玲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了,甚至有一段时间形影不离亲密无间,两个人整天都腻歪在一起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和玲玲约会的时候,叶芹这家伙也经常纠缠在一起,一个五百瓦的电灯泡跟着,我们每次约会都感觉亮的很。


第三章:夜半有约


然而这都还不算什么,很快我就发现了更过分的事情了,这叶芹,不光是玲玲在的时候喜欢和我们两个凑在一起,玲玲不在的时候,也经常大事小事就找我帮忙,一副我们很熟的样子。

看在玲玲的面子上,我还帮过她几次忙,但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的,我越是帮她的忙,她就好像越是得寸进尺一般。

甚至到了后面她还经常单独约我出来,这我肯定不能答应啊,万一要是被玲玲知道了,误会我和她闺蜜有什么就不好了。

我本来以为这样,就可以摆脱叶芹了,但更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。

那天晚上十点多钟,她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我的微信号,故作哑谜加了我,表明了身份以后就要约我出去玩,我当然是不怎么乐意的。

她却说我不来就算了,她就一个人去玩,叫我别后悔。

我没理她,就准备去打LOL,都登陆开始选英雄了,可我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,叶芹这妞平常说话不是这个语气,还叫我别后悔,她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吧?

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叶芹,但不管是处于人道主义还是看在她是我家玲玲的闺蜜的份上,我都不希望她出什么事情,更不希望她因为我而出事情,不然的话,我很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

拿起手机,我赶紧去问她去哪玩?

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没几分钟她就回消息了,说我去阳光海岸。

听到阳光海岸四个字的时候,我彻底蒙逼了,这是一家酒吧,但是不同于上次晓华带我们去的那家酒吧,那一家酒吧里面是艺校的学生主动和社会人员进行一些交际,都是心甘情愿的,而阳光海岸就不一样了,这地方是真的乱,很多寻找一夜爽的单身汉,或者小混混都在这里出没。

叶芹虽然性格有点非主流,但毕竟是个女孩,一个人去了这种地方,基本上不可能平平安安的出来,我赶紧问她到哪了,她说走了一半了,我说叫她别去,她说不用我管!

这丫头火气还挺大,万一他真出点什么事情,我也是难辞其咎,赶紧从床上蹦起来穿了衣服,然后开始叫的士,火急火燎的,终于在叶芹进阳光海岸之前拦住了她。

我跟她说这地方挺乱的,还是大半夜,赶紧回去休息吧,说着我就要拉着她回学校,她突然甩来我的手,很激动的说不关你事,然后就朝着酒吧冲进去了。

这么莫名其妙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本来想甩她走人的,但来都来了,我还是跟了进去。

进去以后,酒吧里面空间不是特别大,但环境比我之前去的糟糕太多了,各式各样的灯和昏暗的光想刺激的眼睛都要瞎了,到处都是磕了药人在晃啊晃。

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找个人真的是难上加难,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吧台的一个小角落,我终于找到了叶芹。

她有点失憔悴的样子,拿着一杯颜色乱七八糟的酒就开始往嘴里灌,我赶紧阻止了她。

我说回去吧,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跟个孩子一样闹情绪,她瞟了我一眼有些不服气的说,我是成年人了,来酒吧喝酒也不行么?

说着她一咕嘟一下眼前一整杯就下去了,我估摸着最少有二两,完了她又点一杯,一连着整了三杯,大半斤下去了,她脸上开始翻红,有点醉醺醺的样子。

我说你醉了不能在喝了,她丝毫不搭理我,继续点了第四杯抓起来又要喝,我受不了了,一把抢过来,然后自己喝了下去。

这乌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啥玩意,不像白的也不像啤的,刚喝下去酸酸甜甜的,没到两秒钟就开始有点烧胃,强忍着不爽再看叶芹的时候,她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。

一把抓住她的手,我强行就要带她走,还没站稳, 就感觉桩到了什么,直接把我给顶回了座位上。

一个黄毛小混混强行把我的手从叶芹身上拿下去,很嚣张的指着我的鼻子说,滚一边去,这里没你事了,你陪不了这位美丽的小姐喝酒,我们可以。

说着他另外一只手就朝着叶芹的下巴上勾了过去。

叶芹有些不耐烦的说了声你走开,对着黄毛胸口一推,黄毛没有恼,反倒迎了上去,抓住叶芹放到她吖胸口的手就不放了,另外一只手更是开始肆无忌惮的在叶芹身上卡油,更过分的是黄毛身边的两个绿毛,一边吹口哨一边看戏, 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。

叶芹的手被猪猪猪,只能任由这些家伙轻薄,看着她难受的样子,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愤怒,再加上我之前喝了不少酒,热血一下子就冲上了脑门。

抓住旁边的一个普酒瓶子,我对着黄毛脑袋上蒙的又是一下,玻璃和脑袋破碎的声音在这喧闹的环境中显得微不足道,黄毛回头看了我一眼,显然是有些被我砸蒙了,我一把抓过叶芹的手把她拉了过来。

两个绿毛想过来报仇,我眼睛一瞪说了声滚。

也许是被我彪悍的气势吓到了,他们两个也愣了,有些畏畏缩缩,我赶紧拉着叶芹跑了出去,生怕那三个家伙追上来,我跑了好远才丢掉剩下的半截酒瓶子。

凉风吹狗,我们两个人的酒意都醒了不少,叶芹有些发都,显然是被刚才的情况给吓到了。

我嘴角一抽,问她吓到了?她咬着牙说没有。

我说送她回寝室,她说,你现在不怕玲玲知道了误会?

我猛然才想起有这一茬,然后就说送她去宾馆开间房,只要了一个单人间,我是打定了主意,送她上去就走,我回寝室睡的,可谁知道一上去,叶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,要我陪她聊会天,说一个人害怕。

我说刚才三个小混混欺负你的时候,你咋不怕呢?她一个媚眼朝着我抛过来,说你开单人间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么?

接着她把领口微微拉开,一片雪白看的我眼睛都直了。


第四章:叶芹的诱惑


一对雪白的玉兔,对我造成了巨大的冲击。

我后退一步,强忍着淡定下来,却还是忍不住把叶芹的和玲玲的做了一下比较,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。

平常我们也不是没有相处过,我却怎么也没发现她有如此的雄伟。

忍不住吞了下口水,我说叶芹你别这样,我陪你一会还不行么?你把衣服穿好。

被我这么一说,她的脸上却突然红了起来,她说德行,你以为我愿意让你看?

进屋以后她在床上坐着,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,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,这么尴尬的看着也不是个事,我找话题问她说,你今天怎么回事?

我这么一问一直挺活泼的叶芹,却突然哑火了,变得垂头丧气起来,两个眼睛开始湿润,泪水整个在眼眶里面打转转。

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没反应过来,我赶紧安慰她问怎么了,她才跟我慢慢的说出来。

今天在老家的奶奶去世了,她连回去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,没能送老人家最后一程,她感觉非常难受,所以就想出来喝点酒,又怕出事,所以想找个男生保护一下,她唯一信任的男生就是我,而她约我出来,我却拒绝的那么斩钉截铁。

她伤心坏了,所以才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,想要借酒消愁!

我就说叶芹平常看起来挺坚强的一个人,怎么会因为我拒绝了她一下就干出这种事情,原来里面还有这层关系。

她说完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,我就说你怎么不跟我说清楚呢?她呜呜着说,我根本没给她说清楚的机会。

我说对不起,她惨惨的一笑,说想让我原谅你可以,借你的肩膀用一下。

这种情况我还怎么拒绝,她说靠在我的肩膀上,感觉整个人都安静了。

她靠了好半天,看起来挺舒服的,但是我就不好受了,她这么靠着,我一则没法活动不说,二则一低头,就能从她的衣服领子长驱直入,两座高大的山峰,那山顶上的姹紫嫣红若隐若现,好不令人向往。

就这么一会裤子都快被我老弟给顶穿了,要是在两个月以前我想必是能够忍住的,但吃过了玲玲尝试过女人滋味的我,现在抵抗力更是差的离谱。

靠在我肩膀上的叶芹突然扭动了一下,然后对我问了一句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

我沉默了一会,对她说,你这人还是挺不错的,长的漂亮,人也大方直接,就是有时候太,太活泼了!

总不能直接跟她说,我很不爽你这个电灯泡吧?所以我只好用了活泼这个词语来隐晦的代替。

她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还比较开心,但听到后面的时候,脸色就开始暗淡了下来,她说我知道你不满意你和玲玲约会的时候我经常跟着,直说就是了。

有些诧异的看着叶芹,这女人脸皮怎么这么厚,你都知道了,还好意思每次都跟着?

她却突然又变得有点激动,说你以为我是发春了,多喜欢看你们两个秀恩爱么?你也不想想,我为什么每次都跟着你们!

以前还从来没深刻思考过这个问题,但现在看到她看着我的眼神,我就已经知道答案了,叶芹是喜欢我。

我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。

我不能也不敢承认看出来了,如果保持沉默,我们还能像现在一样,不然的话,要是被玲玲知道了,只怕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了。

可叶芹好像并没有看出我的良苦用心,她一步步的紧逼上来。

她说,我喜欢你,虽然我知道你是玲玲的男朋友,但是我就是看不惯你们单独在一起!

这家伙似乎是喝多了酒,所以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了,一个横跨,坐在了我的腿上,本来就已经非常不好的我,更加有些按捺不住了。

她就这么盯着我,半天以后对着我问道,我哪里比不上夏玲玲,你喜欢她不喜欢我。

我说你哪里都不比她差,但我们是先认识的,玲玲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,所以我们之间只能是朋友。

她却突然笑了笑,说你们男人都这样,口是心非,我说我是认真的,她却是有些幽怨的看着我说,我知道!

我问她你知道什么,她说知道玲玲比她强在哪里了,一边说着,她的两只手迅速行动,整个上衣就被脱了下来,我有些激动的问她想干什么,她说,夏玲玲无非就是在这里领先了。

我说不是,她却没给我争辩的机会,一下子抓住我的手,按在了她的胸口,那软绵绵的触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。

不能这么堕落,我刚准备说写什么,可叶芹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,然后对我说,你别挣扎了,你的身体已经背叛了你!

说着她扭了扭屁股,我特么差点喷裤子里。

我甩开了她捂着我的手收别这样,她却来的更猛烈,直接抱着我就亲了下来。

被一个女的强吻,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,我他妈再也忍不了了,就算发生了什么,那都是你自找的,狠狠的把叶芹往床上一甩,疯狂的激吻之后,我开始在她的身上进行探索,青春的荷尔蒙伴随着热血,即将在这一刻点燃。

我硬的可以戳死人的老弟,正好想要宣泄一翻,既然你送上门来变,那可就不要怪我了!

柔然的触感让我越来越兴奋,我的手也朝着更加神秘而刺激的地方伸了过去,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刺激的铃声在我们耳边响起。

我们两个就像是偷那啥被发现了一样弹了起来。

谁特么在这种时候打电话,真扫兴!我一边吐槽一边拿出手机,上面的名字直接吓的我性趣全无,是玲玲打过来的。

房间里面就只剩下我们两个粗重的呼吸声,我对叶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然后接了电话,玲玲问我睡了没,我说没有,然后问她大半夜打电话找我干什么,她非常开心的告诉我找到了一家牛肉面很好吃,约我明天下了早自习一起去吃。


第五章:又见


说实话,刚刚通电话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真的是老紧张了,还以为玲玲发现了什么,要跟我算账呢,听到了后面的话,我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,答应了玲玲以后,还给她隔空传递了晚安吻,这才挂掉了电话。

身边的叶芹,早就已经不耐烦了,有些蓄势待发的样子,可刚才被电话那么一吓,我整个人都清醒了,之前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,也早就吓的烟消云散了。

叶芹的身子软软的朝着我靠过来,偷偷的告诉我,她真的不比玲玲差,也是第一次。

要说一点都不动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,没有哪个男的不喜欢雏,但刚才那个电话,就像是一桶冷水把我整个人的热情浇灭,我现在就算是心里有股子力气,也硬不起来了。

面对靠过来的叶芹,我本能的朝着身边闪了过去,然后对她说了声对不起,随后就破门而出了。

宾馆外满的风吹的我有些冷飕飕的,这么晚了我也懒得回寝室去了,随便找个网吧,上了个通宵。

上高中那会经常听他们说通晓多爽,结果出了牙疼就是困,根本没什么好爽的,第二天一早,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去赴约,结果玲玲一看到我,就笑的合不拢嘴了,她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做贼去了?闹这么大两个黑眼圈。

昨天晚上差点就偷了人,我自然还是有些心虚的,为了不被看出来,我只好打圆场说昨天和寝室哥们去通宵了。

这家面馆生意特别好,玲玲提早的就占了座,但看到座位之后,我才是真的又吓了一跳,叶芹正微笑的坐在对面,还看似优雅的跟我打招呼。

叶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,熊猫眼,你看起来怎么心情不大好?

还给我起外号!我赶紧回击说,你晚上睡的很好?

叶芹笑了笑说好着呢,不信你问玲玲,我朝着我家玲玲那边看过去,玲玲她们两晚上做完面膜就睡了,确实睡的挺好。

等等,她们两!

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搞明白,原来昨天晚上叶芹打车回去了,回去还和玲玲一起贴了面膜才睡的。

偷偷的给叶芹翻了个白眼,本来对昨天晚上把她丢在宾馆还有一点内疚的,现在是一点都没了。

被叶芹这么摆了一道,我开始更加对她提高了警惕,吃完面我们就上课去了,别看艺校的风气有些乱,但课程还是安排的比较紧张的,忙碌了一天,晚上和玲玲视频完之后我上床就准备睡觉,可就在这个时候,微信又响了起来,我一看是叶芹给我发的消息。

她跟我说了声对不起。

想起她早上的样子,我的气就不大一处来,我说我哪受得起啊!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她又回了我的消息,她说昨天晚上她不是故意的,是玲玲要她帮忙试探我一下,看我对她是不是忠诚!

然后她还恭喜我,说我已经通过了玲玲的考验。

看到这个,我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,昨晚上那个情形真特么危险,差一点就着了道了,真的是庆幸。

知道了这个以后,我对叶芹的印象改善了那么一点点,从那以后,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,本来不大爱搭理叶芹的我,每天抽空了,也会回她的几条消息。

接触多了以后,我对叶芹的看法也开始有些改变,其实她人还是挺不错的,虽然人有点非主流,但比较讲义气,特别是帮我赶走了几个叶芹的追求者以后,我们的关系更好了。

渐渐的,我们之间的话开始多了起来,互相之间的称呼也改了,她开始叫我的名字袁野,我则是和玲玲一样叫她小芹。

话一多了以后,我们之间聊天的话题也就开始变得更加广泛了起来,广泛到了衣食住行,等各个方面的,有时候,她甚至选卫生那啥的时候,都让我帮她挑一下用什么牌子。

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的纯粹,也不是那么的简单,说是朋友吧,不足以形容我们的关系,说是男女朋友吧,那肯定也不是,因为我女朋友是玲玲。

出奇的是,玲玲对我们这种状态并没有制止,我们三个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很微妙的关系。

我和玲玲逛街的时候,小芹经常跟着,小芹偶尔找我帮忙,我也不吝啬于伸出援手,真正打破我们只管的关系的,是一个多月之后的晚上,大半夜的十一点多重,小芹居然直接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,我问她啥事,她有着着急忙慌的跟我说,她在距离学校两公里多的一个酒吧喝酒,现在被人家堵上了。。

叶芹这家伙,虽然平常看起来不是很正经,也有几个和她一样非主流的好朋友的,但也不至于被人家堵起来啊。

我赶紧问她咋回事,她说倒了血霉,碰到上次被我打破了脑袋的黄毛,最坑爹是,黄毛还把她给认了出来,然后偷偷叫了十几个人,就把她给堵上了。

这特么也行?顾不上感慨了,我赶紧继续问她说,是你一个人么?她说本来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的,但是现在一出事,几个朋友都跑了,就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我刚准备说让她稳住局面,等我来,可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里瞬间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他恶狠狠的说,臭小子我知道上次就是你打了我的闷棍,你的女人现在在我的手上,如果你识相一点的话,十分钟之内到这里来受死,不然的话,我们就不会好好对待你的女人了。

紧接着他好像按了免提,电话里面出现了一个男人的阴笑声,和一个女人挣扎的声音。

我特么当时就怒了,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我说你等着!

虽然叶芹并不是我的女人,但我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她不管,两公里路,对方只给了十分钟的时间,我一边跑出去叫的,一边给晓华打电话。

晓华在这一片算是混的比较好的,黑白通吃,我叫他帮我找二三十个兄弟来支援我。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
首页 - eee969 的更多文章: